|微信登錄 會員登錄 立即注冊

古丈生活網

美得讓人心痛——之沅陵烏宿

花落 2018-12-5 11:31 短文學 1945 0

摘要:       沈從文那句:“沅陵——美得讓人心痛”被旅游廣告家喻戶曉。本地人調侃外鄉人、同時也自嘲自己,貌似和仿佛混淆一切。宣傳之意感人心脾,閑暇時也痛心自己。的確,沅陵的山美、水美、女人更美。   沈先生 ...

美得讓人心痛——之沅陵烏宿

  

  沈從文那句:“沅陵——美得讓人心痛”被旅游廣告家喻戶曉。本地人調侃外鄉人、同時也自嘲自己,貌似和仿佛混淆一切。宣傳之意感人心脾,閑暇時也痛心自己。的確,沅陵的山美、水美、女人更美。

  沈先生的沅陵之美是裝在他心里的,誰又懂得那些美為什么讓他的心痛。

  圖片那些痛是歷史,是時代留給人的創傷。

  歷史制造了太多的心痛,而痛并快樂著的人才能體感到活著的本真。

  湘西的名人很多,歷史過于悠長。近代,著名的有沈從文、黃永玉、熊希齡、周佛海、賀龍等……

  抗戰時期,湖南省政府被迫遷到沅陵,那時的沅陵自然就成了政治文化中心。名人們也相繼來到沅陵。當時張學良也被秘密看押在沅陵鳳凰山的鳳凰寺。長沙的一些大學、中學、小學也隨之遷到了沅陵,一時間沅陵鼎沸、繁榮、擁擠。當時省政府設太常村,大概是現在的沅陵四中。

  日軍飛機時常轟炸沅陵,一些政府官員的家屬、文化人、學校、醫院便為了避免轟炸就躲到了烏宿。

  烏宿——沅陵往西,沿白河往上15公里,即酉水和酉溪之交匯處。這便是《辭源》里的“二酉”。白河就是酉水,當地人喜歡叫它白河,沈從文也在文中稱白河,我想可能是因其水清澈而凈白的原因吧。 圖片

  烏宿是一個古鎮,古色古香,小巧精致。緣何而得名我無從查證。這里聚居著300多戶人家、2000多人口。家家都是三代同堂,還有五代同堂的。一般家庭都有7口以上,有的家幾十口人也不為奇。

  烏宿,從碼頭口到虹橋至坳上全是青石板鋪街,陽溝和陰溝的排水系統俱全。走在石板上面聲音清脆,遠近可辨。街景遠勝過現在的洪江古商城和黔城芙蓉樓背后的南正街。

  烏宿的碼頭很多,有輪渡碼頭、客船碼頭、躉船碼頭、周家河碼頭以及孫家包碼頭和虹橋碼頭、坳上碼頭等。好幾個碼頭的兩邊都有成排的大柳樹、槐花樹和桑樹。柳樹高大成蔭、柳條阿羅、風姿招展。

  這些碼頭都是半圓形石階,方便泊船、洗衣、洗菜。碼頭的石砌有方便栓船錨的圓孔或鐵環。

  坳上這邊有一個碾子壩,壩邊有一個碾坊,小時候我跟奶奶常去那里碾米。碾子壩結構很簡單,效果卻很神奇。去掉幾塊擋水的木板,碾子便旋轉了起來。轉動的快慢可以用去掉幾塊木板來調節。碾子大家都見過吧?圖片

  曾經,從沅陵到烏宿的主要交通是靠船運。沿白河上下,纖帆云動、穿行往返。險灘處也見纖夫們的身影。他們的纖繩都是用竹子編織的,靠背肩的那節編得扁平且寬,原來這樣做受力而不傷肩,像背簍的背系。背簍是湘西人的天然風景,著名的歌唱家宋祖英就是古丈人,她就是唱《小背簍》出的名。

  烏宿,抗戰期間因省政府遷沅陵也繁榮得盛極一時。沿街商鋪林立,人頭傳動,牛市、豬市、禽類、蔬菜、其他農產品都各有自己的專用地段。街上苗族、土家族、侗族裙服多見,人群熙熙攘攘。

  解放后的烏宿,是區政府所在地。這源于湘西剿匪時期烏宿的橋頭堡作用。《烏龍山剿匪記》可能不少人都看過,很多劇面場景與烏宿一斑。小時候常看到松柏牌坊軋假花貼標語的節日氛圍。區政府門口、公社門口都是這樣。現在也能在電視劇里看到,想必這個傳統是從延安或是井岡山傳至全國的。當代的氣拱門大概也源于此。

  烏宿區下轄6個公社,高契頭、明溪口、落鶴坪、清水坪、棋枰、烏宿。現在大概都合并成“二酉鄉”了。

  湘西匪患頻多,著名的土匪有張平。張平在烏宿當地名聲昭著,常匪患于古丈烏宿一帶山區。連唬小孩的話都是“再哭,張平來了”。還有本地大地主陳子賢等國民黨殘部,也時不時地騷擾各地山寨和烏宿、沅陵。陳子賢后來成了國民黨的少將。……賀龍元帥早年也常在烏宿、沅陵、涼水井一帶搞革命活動。記得大漢奸周佛海就是涼水井人。

  烏宿雖小,卻是湘西通往沅陵的咽喉。

  從烏宿輻射到湘西,如鳳凰、古丈、吉首、花園、保靖、永順等縣,無不從烏宿經沅陵而抵達全國乃至世界。所以這些縣名對烏宿人來說都是耳熟能詳的,不怕沒聽過上海、南京、北平。即便是現在,沅陵到古丈的班車還要經過烏宿大街。因為走高速要繞道辰溪、瀘溪、吉首后方才抵達古丈。跑的路程遠,且花的時間多、還費錢。由此可見,當年烏宿的水陸交通之重要。

  烏宿趕集尤為熱鬧,我們叫“趕場”,物資集散交易,人聲鼎沸、客來客往。圖片

  烏宿很早就有電燈。我記得是在叫“灘頭上”的地方攔了半個水壩用于發電,現在水淺時還能看到遺跡。小時候常去那里游泳,因為水流急,很多人也去那里洗衣。不過那時已是廢棄的電站了。那個電站是什么時候修的,如果是解放前修的,那一定是洋人傳教士們的產品。電站因壩不高,常被洪水淹沒,后來改用了柴油機發電,主要供給區政府和公社及幾盞路燈。記得當時每天晚上11點都有敲更人喊更,他一路從碼頭口走來,青石板的聲音遠近清晰。我只知道他叫”四瞎子“。喊的內容是:各位大家聽我說,小心火燭防盜竊。外面東西要收檢,以免壞人來盜竊。有火必有人,無人給火滅……

  大約70年代初,國家修建鳳灘水利樞紐,于是便有了公路和汽車。那時,《自然常識》的書里鳳灘已是全國最大的水電站了,電力要送往武漢、上海等工業重鎮。大壩也有解放軍駐守。

  沅陵到鳳灘經烏宿45公里。現在有很多公交車往返,皆因搭伴“二酉古藏書處”和鳳灘百米高壩之旅游風景。

  修鳳灘大壩時要到烏宿攫取大量的鵝卵石,烏宿對面的河上洲便成了采石場。河上洲那里土名叫“長頭叉”,因為搭建了不少工棚和重型機械而別名“車場”。車場的熱鬧和一些工業元素、尤其是柴油、汽油味便被帶到了烏宿。大吊車、鏟車、推土機、十輪大卡等現代化機械讓小鎮人大開眼界,也給烏宿增添了不少商機和繁榮。

  值得一提的就是車場放電影了,那里有大電影機32毫米的,還是雙機,不用等換片可以連續看。而當時烏宿公社的露天電影院只能放16毫米和8毫米的電影。這還是因有區政府所在,其他公社可沒這待遇。烏宿放完了才會輪到他們。烏宿的大人和小孩對看電影不僅僅是津津樂道和趨之若鶩了,幾乎能用上“拼命”一詞。因為要到車場去看電影要過一條很寬且很激的“長頭叉”險灘。那里常放一些好看而時髦影片。再說,為看電影摸黑走幾十里山路的大有人在。可想,當時的人們文化之饑渴。

  再后來烏宿有了輪渡、平板船、汽車。平板船能同時裝載多輛汽車往返烏宿和堂門前。

  漸漸的躉船腐爛、客船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汽車了。于是烏宿的青石板街道也變成了水泥路面。國家糧食儲備的運輸隊、搬運隊也從驢車變成了汽車。公社甚至有了插秧機、拖拉機等現代化機械。各鄉鎮自然也修通了公路。至于青石板街道變成了水泥路面,現在覺得可惜而在當時卻很時髦。大概很多古跡也就是這樣被再也找不回來的吧。

  從懷化到沅陵,一路向北。

  沅陵南岸已非昔日之鄉闕、陡坡和盤山了。城市化道路繁榮擁擠,還有了“紅綠燈”、斑馬線。著名的鳳凰山也被沅水大橋一分為二,鳳凰塔和鳳凰寺分開。南北變通途。

  從南岸鳳凰山過沅水大橋,中南門、通河橋、尤家巷(沅陵話:油絞兒巷)、溪子口均不見了蹤影,直到龍橋山(龍泉山)下山到白田頭便才離開了沅陵縣城。

  到烏宿去。

  沅陵西去,兩岸漸窄,層巒疊嶂,高峽陰深,山壁陡峭,河水滔滔。車行酉水邊,往日的險灘已是碧波蕩漾、平湖鱗影、波光閃閃、岸芷汀蘭、郁郁青青。因為五強溪大壩蓄水,這里真成了高峽平湖。曾經岸邊的村落、茅草屋、木板房不見了蹤跡。坡間的小洋樓卻鱗次櫛比。水面上的行船也再看不見有風帆掠影。沒有了險灘自然沒了纖夫,兩岸翠綠依然,空氣清新。

  白田頭往上,大石門、小石門、石排樓已蹤跡難覓,只有兩岸的青山巍峨屹立,山巔上、藍天下,依然云卷云舒。

  行車大約20分鐘,烏宿便若隱若現的蕩漾在兩山之腳的水面。水中央的那片建筑群是我闊別35年之久的家鄉么?一時間太多的好奇和新鮮涌來。這片山水畢竟是養育過自己長大的地方啊。情感瞬間濃濃,眼眶潤澤欲滴。

  圖片 首先引入眼簾的是“二酉文化圣山”宣傳牌坊。它很古裝,卻顯然帶有黑色莊重的政府文化和貌似春秋戰國時的古風筆韻 。至于文字,想必“沒文化的人”是很難看懂其所然,高深莫測了吧?(哈哈,開個玩笑)。

  終于抵達了“堂門前”碼頭。碼頭沒變,停放有很多車輛,主要是大客和轎車,水面上還停有船舶。這里的拐彎處還修了一座橋橫渡到烏宿,取名“二酉大橋”。河對面便是著名的二酉山。看過去有兩片壁陡的懸崖,“古藏書處”在山腰的那片懸崖下。山勢雄偉,刀劈斧駿。亭臺樓閣鑲嵌于涯上,有棧道相連,翠綠環抱,濤聲陣陣,真是美不勝收啊。

  記得曾經,通了公路之后,這里“堂門前”便是通往烏宿的重要轉運碼頭。貨物、人員、車輛都得從這里過渡。這里也是兩河的交匯處,水流湍急,涌往二酉山腳迂回。于是山腳下便形成了一個“二酉潭”。 據說二酉潭水很深,有龍王。二酉洞從潭水下經過到對面山上的“磨刀巖”,水下洞內還能聽見水上撐船的篙聲。還說有一個洞口遠在十余里之外的山口,誰也沒進去探究過。只是傳說藏書人身穿12件衣服,每見一條蟒蛇就脫去一件衣服給蛇披上,直至全部脫光方能穿越。蟒蛇是二酉洞的守衛。……傳說還有很多很多……

  過了橋就是烏宿鎮。不,是二酉鄉政府所在。現在這里可謂是十里長街、車水馬龍、人口上萬。烏宿已被政府誰改成了二酉鄉,大概是想借二酉之“威”名吧。不過,烏宿的原住民已所剩不多,而新涌入的人們照樣繼續著這里的繁榮。

  從碼頭口上岸,左邊通往周家河,這條街很狹窄且不長。曾經烏宿醫院的大門就在這條街上,那大門古色古香,像教堂、也像廟門,是誰家的產業我已查證不了了,不過我小時候到那里住院打針很長一段時間,所以記得。這條石板街到雷家橋就沒了,連接的是公路,通往周家河。右邊是廢品收購站,收購站是誰家的大院我也不知道。經過收購站門前的石板街,沿長石板臺階上20級就是烏宿正街了。這里有區政府、合作社、食品站、理發店、鐵匠鋪、發電廠、郵電局、稅務局、銀行、商店、餐飲店、旅社、還有和平食堂和糖廠、冰棒廠等……

  我家住在楊家巷和中街交匯的丁字路口,右手邊是楊家巷,面前是中街。地理位置十分中正,因此也頗具人氣。我家曾是大院,有天井,后院。后院很大,有幾個廁所茅房,還有果樹、花園、池塘、葡萄架等。后來因火災、爺爺早逝而衰落。我家右邊是醫院,醫院原先的房子讓給了公社后搬到了吳竹生家的大院。吳家兄弟姊妹也很多,大多在外地工作。前面是龍生恒家,龍家的人我從來沒見過。龍家的房子給我們小學當過教室,據說龍家的少爺早前也當過校長。 當過學校的房子還有瞿家大院、倉庫、民房等。再往前、我家斜對門便是出了幾個著名教授的彭家大院了。彭文翰、彭文明都是大學教授,他們是我父親的堂兄弟。彭文翰則在抗美援朝時給彭德懷做過英語、俄語翻譯。八四年,他在我懷化的家里住過一段時間,還考過我英語,那時我讀高中準備高考。他們家大院后來成了中國各地都有的“和平食堂”了。區社糖廠、旅館也用他們家房子。記得當時幾個好友同學住在那里,我常去立新和劉勇家玩。好像還有兩個漂亮的女同學,可惜名字不記得了……

  幾十年過去,依稀記憶、模糊,當年的小孩子現在都已年過半百。

  悠悠歲月、大浪淘沙。青山依舊、幾度春秋。

  兒時的玩伴,英年早逝的也去了幾個。較著名的有左停(前省發改委副主任、高鐵副指揮長)。左停生前到懷化到我家多次。還有幾個在外地工作,有二酉山的陳明文、陳明武兄弟、陳明富、陳明貴兄弟。還有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李雙八,他早我一年讀書,他先是在沅陵二中教書,后來去了長沙。原先他家住碼頭口后來搬往周家河了。這些兒時的玩伴們大多事業有成,從事教育事業的多,有的在長沙、有的在衡陽、沅陵本地更是不少。

  對烏宿的記憶大多停留在文革時期,往事不堪回首。為什么心痛想必也源于此。

  這些印象很美。

  正如沈從文老先生那句“沅陵美得讓人心痛”。我想他的心痛也源于他記憶里的那些凄美、遺憾還有苦澀和無奈。比如他痛他逗留在沅陵“云蘆”的九妹沒有跟他去北京、上海。九妹后來卻流落到了烏宿。

  記得小時候許多不更世事的孩子們曾戲謔過沈先生的“九妹”,當時她似瘋了,全身邋遢,很臭還滿口英語,沒人管她。她兒子莫自來前幾年還陪我們一家到官倉坪掛親掃墓,留下過一些照片。 后來聽說他也死了。

  沅陵的文革搞的很兇,烏宿更有過之而無不及。很多沈從文的痛和在外游子的痛大多源于此。不想多說——得罪人。是誰誰知道。愿他們有愧疚并上善若水。

  盡管當時我還很小,但見過的慘烈無不震驚!

  “大聯合”和“沅水風雷”的比拼就夠駭人聽聞的了。AK47很常見,大字報滿天飛,廣播、高音喇叭更是唇槍舌劍。隨處可見被五花大綁的人,有些人甚至被吊著,吊死了也不少。他們內部的勾心斗角更是司空見慣、習以為常且層出不窮,天天花樣奇變。說不定哪天就斗到了自己。那時搞死過很多人,瘋狂的始作俑者不少。我讀過的《烏宿區志》里也有很多曲解,寫志的人可能也不乏當時的瘋狂者。歷史還會輪回么?

  小時候,玩過的打仗最多。

  做過的玩具數槍最多,長槍、短槍、還有紅纓槍、大刀、寶劍等。山間田野,處處都有我們喊沖、喊殺的足跡,行動煞有其事。少兒的時光,天當斗笠,不知憂愁。砍柴、挖柴頭、挖野菜、找蘑菇等等太多太多。下河游泳、搞魚更是常事。撒網、放藥、電打、炸彈都玩過,有人因此現在還是殘疾……各種山間野果、魚蝦蟲蛇鳥都吃過。那時的感覺就是餓,永遠也吃不飽。還有吃”蛤蟆籽“中毒身亡的。蛤蟆籽我也吃過,外形像微縮的黑野葡萄,不過很甜、很容易醉人。長在樹干表皮像癩蛤蟆的灌木樹上,學名叫什么我沒去查證,此灌木水分多、不易燃。我們一般不拿它做柴。

  我八歲讀書,因為生日是陰歷。讀一年級時,在瞿大春家的瞿家大屋。第一課就是:毛主席萬歲!第二課是:共產黨萬歲!第三課是: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!

  我小時候最愛聽瞿大春講古、講《三國》,“草船借箭”的故事尤為深刻。為此我不惜費了很多茶葉和開水。現在想來也很滋美。

  剛上學時是文革最瘋狂期,文藝節目不少。歌曲不能亂唱。哪些歌能唱、哪些歌不能唱要格外小心,否則全家遭殃。挨批斗司空見慣,見批斗也習以為常。革命歌曲、尤其是樣板戲人人都耳熟能詳,個個都能唱上幾句。“公社是顆常青藤,社員都是藤上的瓜,瓜兒連著藤、藤兒連著瓜……”《沙家浜》、《紅燈記》、《杜鵑山》等。還有《海港》、《春苗》、《決裂》……

  讀二年級在周家河書記家。他家是貧農,給我們做教室的房子沒有壁板,是用竹子圍著,很冷。因此個個都流著長長的鼻涕,盡管各人都提著火爐,樣貌都十分滑稽。那時很少上課,多是開會、干農活、吃“憶苦餐”。像修水庫、修公路、插秧、薅田、打谷、摘茶葉、砍柴、花果山、試驗田等等還到蒼山開過荒。我那時常隨學校劇團到各公社工地演出,很窮卻要自帶錢米或糧票……

  三年級時,毛主席死了,天塌了。很多人哭泣,黑紗戴了很久很久……

  四年級,團結在華主席周圍,一切百廢待興。欣欣向榮萌芽并恢復了高考,但政治慣性在繼續,很多造反派還在臺上……

  五年級,一些人走遠,一些人回歸,自己還沒長大。毛澤東思想卻在固化,也奠定了自己一生的思想基礎和為人處世原則。悲催么?悲催。……

  上初中了,學校很遠,在一個叫“茶樹包”的地方。新修的,很簡陋。記得修這個學校時我們還常常去鄭家村扛椽板。

  那里真是一個茶樹包,包被推平成了操場,一棟二層建筑拔地而起,磚墻、木樓板、青瓦,樓板上走動響聲很大。周圍都是茶樹,茶花盛開,花香、花蜜很甜,心也很甜,愜意又詩意。不過操場下雨時像耕田、出太陽遇風就是沙塵暴……哈哈現在是“宗林”學校,條件肯定現代化了。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前不久到過那里,據說是抗戰時隨長沙“雅禮”到烏宿讀過書。

  圖片去茶樹包要經過周家河的倉庫和曬谷坪。周家河倉庫其實就修建在“正道寺” 的廢墟上。“正道寺”地下是空的,走在上面能感覺到空響。沅陵的“龍興寺”很著名,而很少有人知道先有烏宿的“正道寺”再有的沅陵“龍興寺”。“正道寺”背后有一大片墳地,常常有磷光閃爍,若人走過更是明顯。我們上下晚自習都要經過那里,有時還拿周家河的“龍燈”舞上幾圈。膽小的人只能走下面的大公路了。孩提時代,就是調皮。

  茶樹包的對面是二酉山的“殺人沖”。“殺人沖”里很陰森、陰冷,藏兵幾百不成問題。周圍杜鵑花樹很多,春天里開遍的各色杜鵑花很是漂亮,可謂是爛漫了酉溪邊的山野,映紅了整個二酉山。 這樣的美景無不令人流連忘返。二酉山的蕨菜也很多哦……

  再說一下二酉山和的蔣家村。

  蔣家村是上二酉山的必經之路。酉溪和酉水分從西北東三面繞行二酉山。到蔣家村要從周家河碼頭過渡,蔣家村是一個漁村,漁民都吃商品糧,他們以漁魚為業。村里有一顆很大的桂花樹,幾個成年人才能包圍,桂花樹旁還有一口方水井。村里人很會過生活,村子周圍都是他們種植的蔬菜,還有各色鮮花、植被。梔子花、桂花都很香,隨風香飄千里,沁人心脾,神怡心曠。

  從蔣家村上坡,一層層石階,三道拐才到二酉村。二酉村被譽為“教授村”出名。二酉村在二酉山的半山腰,這里有一些田壟是二酉山人耕作和賴以生存的依靠。他們多姓陳。從二酉山往右前進至螞蝗坳再往左爬至半山有一座廟。我們小時到這里已是瓦礫廢墟,廟宇和菩薩不見蹤跡,據說是那年月被某燒了。再往上便是遠近可仰的萬丈懸崖,現在的“仰止亭”便坐落在這里。此處極目遠眺,周圍幾十里景色盡收眼底。沅陵城建筑、江面上船只都清晰可見。

  再說二酉洞——“古藏書處”。“古藏書處”四塊石碑很大,是躺在二酉洞涯下的,隔二酉洞門約一層多樓高,光緒年間立碑。二酉洞前是一宇傘形樓閣嵌于涯間,和洞渾然一體,遠看像半張撐開的雨傘。整個樓閣卻只有一根柱子支撐,真是像把雨傘!風雨飄搖了很多年,逃過了大自然的腐蝕,逃不過人為的破壞……

  歷史上的古跡已所剩無幾,天災人禍、毀綜滅跡。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的美麗需要與人文景觀和諧統一。人與人之間的友善更需要寬宏和諒意。愿天下良知讓文明長久,愿始作俑者回頭是岸。

【文章來自 短文學,本文地址:
古丈生活網APP下載

路過

雷人

握手

鮮花

雞蛋

支持

很棒

軟文

官方微信

手機版

手機APP

地址:湖南聲古丈縣古陽鎮廣場區40號 ICP備案號: ( 湘ICP備10206431號 )
Copyright © 2001-2030 古丈聯訊網絡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湘公網安備 43312602001006號

返回頂部
河北福彩中心兑奖地址